您现在的位置:澳门赌盘 > 历史数据 > 荷包的体验金用了放法 - 编辑手记|华师大出版社“薄荷实验”书系:选书时,我们像“土著”一样思考

荷包的体验金用了放法 - 编辑手记|华师大出版社“薄荷实验”书系:选书时,我们像“土著”一样思考

2020-01-11 15:01:34 来源: 澳门赌盘

荷包的体验金用了放法 - 编辑手记|华师大出版社“薄荷实验”书系:选书时,我们像“土著”一样思考

荷包的体验金用了放法,“薄荷实验”是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旗下一个社科学术品牌书系,从2016年开始至今,共推出15种。该书系定位为学术出版,也强调学术生产的社会面向,期望成为学术界和学术外世界的桥梁。该书责编撰写的这篇编辑手记,记录了他们选书如何“像‘土著’一样思考”、如何坚持这种“实验”式的探索。

“薄荷实验”书系,至今已推出15种,其中包括12种学者的田野调查著作。该书系立足“像‘土著’一样思考”的选书理念,以期更好地理解他人、世界与自我,出版以来受到学界和读者的欢迎。

书系策划之初,即定位在学术出版,并希望超越纯粹的学术展示,不仅为学术圈内的专业交流服务,将一个学者的研究成果传递给另一个学者;也重视出版本身的公共性,强调学术生产的社会面向,成为学术界和学术外世界的桥梁。这样的定位,需在保证学术严谨性和适合公共阅读之间找到平衡点,而这并不是一条有章可循的道路,更多是一种实验性质的探索

『一种社会知识源头的生命力』

我们首先从赖特·米尔斯奖的历年年度作品中筛选。这个奖项以美国社会学家米尔斯的名字命名,米尔斯认为社会学家应当承担时代的文化责任,发挥相应的公共职能,对后辈学人影响深远。自1964年起,该奖项每年评选出优秀图书,它们具有社会学想象力的观点,批判性地解决当代重要公共问题。

我们从中引进了2011年的获奖作品《特权:圣保罗中学的精英教育》,该书以英才教育的个案讲述社会不平等如何通过学校教育再生产,通过其中运作的文化逻辑,展现西方精英学校教育的利弊。这所全美第三的精英中学,在人际互动、课堂学习、聚餐仪式等日常生活中具身化,使人读来津津有味。

还选择了1985年的获奖作品《给无价的孩子定价:变迁中的儿童社会价值》。19世纪末、20世纪初是美国儿童观转变的重要时期,人们对儿童的认识在不到100年的时间中发生了剧烈的变迁,这本经久不衰的作品梳理了从经济上无用到情感上无价的孩子的“发现过程”,为当下社会中“天价压岁钱”“超额生活费”“儿童模特”等舆论分析提供了扎实的理论工具。

这两本书获得的良好反响均溢出了教育界,因而也带来了更多的策划启发。这启发我们在教育专业出版的公共性一面外,增加社会、文化和历史的维度。如《喂养中国小皇帝:儿童、食品与社会变迁》,既留下了对20世纪90年代的历史记录,也昭示了社会因改革开放、城市化、消费主义和生育政策而产生的深刻家庭结构变化。这些人类学家笔下的场景,是中国家庭30多年间根本性变迁的先声。

之后出版的《学以为己:传统中国的教育》,则源于一次书展上的偶然发现。该书英文版定位在“学者手册”,而我们认为其以整个社会为切面,跨学科的写法打破了中国教育史通论惯用的体例,从引言开始就使用了“教育的理想”而不是“教育的原则”或其他偏向客观的词语,让人得以想象其心所怀,因而更适合发掘它的大众价值。真正的知识来自个人面对知识的亲密体验,在社会陷入教育焦虑的当下,回溯到中国教育的源头,发掘传统教育的现实意义。这样以广阔的视野勾连教育与社会、教育与文明,兼具专业性与公共性的优质书稿,获得了国家图书馆文津奖的肯定,也体现了学术出版作为社会知识源头的生命力。

『呈现被遮蔽的理所当然』

经过几本书的试水,我们发现了民族志写作的广阔天地。ethnography作为“民族志”的译法,也是一个沿袭用语,最早是在北美对印第安人的研究中使用。但ethno意指“一个民族”“一群人”或“一个文化群体”,所以现在也有人提出将ethnography译为“生活志”或者“文化志”,这个属于人类学标配的方法论逐渐为很多学科的定性研究所青睐,参与式观察也从学术研究走向非虚构大众写作,带来了更多的作品。

我们陆续推出了《清算:华尔街的日常生活》《美丽的标价:模特行业的规则》《唐人街:镀金的避难所、民族城邦和全球文化流散地》等书,涉及金融行业、偶像经济、跨国流动等领域。领域由问题聚合而来,问题是逐渐形塑的,在阅读中逐渐清晰,在田野中得到反馈。当它们到达读者的手中,又交互出更多的火花。

以《清算:华尔街的日常生活》为例。小说和电影已经讲述过很多个版本的华尔街“造梦”故事,经济学家也对这条狭窄的街道及其所代表的金融组织进行过数不胜数的分析,那么选择人类学家视角的华尔街选题意义何在,市场何在?

就实地考察而言,华尔街并不是一个典型的人类学领域,但也正因如此,用经典人类学方法论来研究商业群体的这部书带来了一股清新之风。论证选题时,我们反一般分类法而行之,将此书重新定位为“一个对聪明人的日常生活的研究”。华尔街的招聘会通常以“和聪明人从同学到同事”为由进行游说,这是2000年华尔街的人才筛选机制,到如今以bat为代表的互联网高科技行业或其他优秀公司依然行之有效。这就拉近了本书和当下读者的距离,获得了更为广泛的读者群体,并且指向了新的问题,“当精致的绵羊们走出校门,他们对价值的观念如何被进一步形塑,并在何种程度上成为全球化影响的一部分?”书中的叙事线索——聪明、工作努力、拥抱不确定性、赚钱以及股东价值的形成,几乎已经成为我们当下“理性人社会”共同看重的属性,但它们毕竟是被建构出来的,而呈现这些被遮蔽的理所当然,便是人类学家的工作之一。

『会出现水土不服的情况吗』

今年年初推出的《人行道王国》,也获得不少佳评。签下这本书起因于格林尼治村。《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这本经典的关于现代城市研究的书,建基于作者对自己居住的格林尼治村街区的观察之上。40年后,加州大学的一位教授也来到格林尼治村,从一个书摊开始用2年时间进行社区研究。

这位教授先写出了一本民族志书稿,美国精英出版社fsg公司决定出版它;但在书稿遭到摊贩的批评后,他拿回书稿,重返现场,3年后终于定稿。该书成为参与式观察的范本,受到资深学者的具名推荐,列入全球多所院校的社科课程阅读书目。

但就在本书简体中文版上市之前,我们了解到本书繁体中文版在台湾地区遭受冷遇,被定论为一部“过时的民族志”,“书中讲述的黑白种族问题距离我们过于遥远”。

简体中文版会出现水土不服的情况吗?东西方文化差异对出版人来说也是一种考验。几番讨论后,我们还是决定把这本书作为上半年的重点书。因为这本书并不在于描述知识,而是要将读者从自己的生活经验中拉出来,看到另一个世界。人行道上的摊贩和拾荒者,往往被描述为经济不景气和阶层分化的可怜虫;而作者的叙述和摄影师的配图,则揭示了今日都市人生活的复杂性:活力、秩序、矛盾,以及街头为陌生人提供共情的可能。不同个体对于生活困境的回应,这些努力值得尊敬。大多数人有相似的生活底色,很多预设自己与别人不同的人之间也有显著的道德共性。“社会科学的任务是解开共同、与众不同的特性交缠之结,并从历史、社会条件和结构中解释这些与众不同的事物。”与此同时,作者的谦逊,以及在那些个人生活与宏观力量交错的时刻保持对不确定性的尊重,也值得被更多人看到。很幸运,简体中文版上市后,读者的反馈让我们欣慰。

『信任问题的驱动力』

我们如何从阅读中找到自己的问题?如何通过学习别人寻找问题的方式来找到自己的问题?这是“薄荷实验”这场出版实验最关心的。

我们通常评估,一部适合出版、适合大众传播的民族志,是不是回答了一个新鲜的问题,是不是这个作者心心念念的关切。这个问题可以从量化的指标上发现,也可以从现象中找寻。它不能只是用理论来压材料,也不能只是访谈,访谈是主观世界主体性对自己做过事情的反思,但还要看到研究者自己真正采取过的社会行动,两者都很重要。处理材料或者涉及历史部分的目的,不是为了好看或是事无巨细,而是为了回答那个心心念念的问题。也就是说,使用民族志是为了帮助回答作者的问题具有某种说服力,而不是为了证明自己是一个优秀的写作者——当然,如果作者同时是个优秀的写作者就太棒了。

去年底,我们推出了《捡垃圾的人类学家:纽约清洁工纪实》,这是一位在城市公共卫生部门工作的人类学者的报告。在通过体能考试进入纽约清洁工队伍前,她是纽约大学人类学系副教授,本可以组织一次“高谭市垃圾:垃圾的人类学”研讨会,出一本论文集结项,但她以身为度,与纽约城市环卫部的各层级男女员工一起工作多年,并追溯了纽约的废物管理历史,也改变了人们审视周遭城市的方式。

该书出版3个月后,上海市出台垃圾分类管理条例,并在今年7月1日正式实施。一时间,关于垃圾的话题刷屏。为什么要分类?除了效能的考虑,更有对于清洁工的日常保护需要:“如果你幸运,你可以一辈子不需要呼叫警察,你可以一辈子不呼叫消防员,但是你每一天都需要环卫工。”与此同时,这本朴素的田野报告也无意中成为热点,迅速加印。出版实验场中,我们信任问题的驱动力。

『希望“接生”更多原创学术著作』

接下来我们即将出版的书侧重于“身体”问题。“身体”是医学人类学研究的起点,生物、科技、认知、心理、医疗、文化、社会、历史甚至全球化的想象,都可能展现在个人的身体上。

关于身体作为消费主义经济生活中的焦点问题,“薄荷实验”已经出版过《看上去很美:整形美容手术在中国》。签下此书书稿的2016年,整容广告还没有像今天这般铺天盖地,但那时我们已经觉察到社会转型中资源的稀缺性将对身体资本提出更多的要求,“薄荷实验”可以提供一种基于42家整容医院或诊所田野调查的思考维度。

身体是疾病的社会观察对象。可以预见的是,寿命的延长同时会带来认知障碍患者数量的增加,因而我们签下了加拿大著名医学人类学家玛格丽特·洛克的《阿尔兹海默症难题》一书。曾经“流行病”一词仅限于传染性的疾病及其传播上,而如今,病例统计数量累积变得重要,阿尔兹海默症作为21世纪的流行病已为多国所重视。

此外,为了使学术著作平易近人,我们也在译文推敲上下了不少功夫。首先是对译者的选择,或是具有海外学习经验,或是英文系毕业、翻译实践经验丰富的年轻人,成为这一书系的译者;其次尽量去除翻译腔、论文腔,审读编辑多具有人类学、社会学专业背景,常在工作群中对书稿问题进行沟通讨论,对共性错误总结标记。

不过,专业书的艰涩在所难免。我们期望有更多有识之士走入这条漫漫的改进之路,也希望“接生”更多的原创学术著作。

栏目主编:顾学文 文字编辑:顾学文